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馮至主編《德文月刊》考
來源:文匯報 | 盧銘君  2020年11月20日08:40

筆者在整理民國時期由同濟大學發行的刊物《德文月刊》(Deutsche Monatsschrift)時,發現馮至先生曾在該刊發表教輔類文章《德語成語類編》。馮至先生曾在同濟大學附屬高級中學執教三年,并于1936至1937年間任該刊主編,目前學界對此鮮少關注。本文梳理史料,考辨《德文月刊》的復刊,勘察馮至主編該刊的歷程。

1935年9月,馮至留德歸來,在京暫謀得中德學會干事的差事。翌年,馮至經校友蔣復璁通過朱家驊被舉薦至同濟大學附屬高級中學。(馮姚平:《給我狹窄的心,一個大的宇宙:馮至畫傳》)同濟大學此時著手籌辦文學院,計劃發展為綜合大學,對馮來說也有建設新學科的前景。

馮至任職后,將一部博士論文DieAnalogievonNaturundGeistals Stilprinzip in Novalis’Dichtung贈予同濟大學,扉頁(見圖)上有馮至手澤:“贈同濟大學圖書館著者馮承植”。同濟大學圖書館首次登記時間為1936年10月2日。這說明同濟大學是馮至學成歸國后第一份教職,與其自傳回憶的時間契合。根據落款,此時他仍使用舊名馮承植。

馮至在同濟大學執教的成就之一是主編《德文月刊》。1924年春,同濟大學中學部應學生的要求創辦了課外學習刊物《德文月刊》,創刊主編為時任中學部教務長歐特曼教授(Prof.Dr.Wilhelm Othmer,1882—1934)?!兜挛脑驴废诞敃r國內唯一學習德文的刊物(按:歐戰前,中國曾有兩份德文學習刊物《自西徂東》和《德華學報》,但都在《德文月刊》之前???,是中國近代報刊史上的獨特現象。該刊中德對照,旨在幫助德語學生學習德語,譯文輔以腳注,補充背景知識,促使學生接觸德國歷史、文學和文化。常設欄目含德語文學作品(德漢對照)、名人名言、時文選摘、中國文學作品(漢德對照)、場景對話、應用文、文法等。第一二卷發行量達一千,影響頗大?!兜挛脑驴钒l行兩卷后便于1928年休刊,主要緣由在于“翻譯的工作吃力且費時”(德文月刊社:《重刊宣言》,載《德文月刊》1936年第3卷第1期)?!锻瑵髮W史》相關記載簡略如下:

《德文月刊》……因故???932年“一·二八”事變后,準備復刊,由于該刊原主編歐特曼教授病故,主持乏人,加之翻譯稿源又缺,因而未能如愿?!诒拘=虅仗庮I導下,重建德文月刊社,由中學部主任馮承植教授主編。(翁智遠、屠聽泉主編:《同濟大學史》)

此處存疑點有二。其一,德文月刊社何時重建。實際上,???,月刊社實體仍存,維持營運:“每年照章選出其干事部之人員以管理之”(《德文月刊社略歷及近況》,載《芥舟》1934年第2期)。另不乏讀者來信購買存書,一方面實證其影響力,另一方面證明月刊社的存在。然而,干事能做之事惟有管理和售賣庫存舊刊,編輯和出版陷入停頓。后月刊社于1932年重建,主要由于下文所提遭日方炮擊一事。其二,馮至是否促成復刊。實際上,復刊并非在1932年事變后才啟動。月刊社早有復刊計劃,曾發文《德文月刊之過去與未來》述愿:

溯月刊創辦迄今,屢蒙閱者贊許,并有催詢延期之故者,足見本刊自有相當之價值,……現任校長張先生頗愿月刊之復活,本社同人及同學亦以月刊停版為可惜,故張先生有收歸校辦之意,所用經費悉由學校擔任(德文月刊社:《德文月刊之過去與未來》,載《國立同濟大學二十周年紀念冊》,1928年)。

月刊社在休刊不久便有意復刊,且獲校方支持,出版經費無虞。1931年,高三學生積極籌劃出版,未料到“九一八事變”爆發,同濟大學慘遭炮擊,月刊社不能幸免于難,損失慘重。后學校遷至吳淞,月刊社重建,但歐特曼無意擔任主編一職,復刊一事就此擱置。1934年,歐特曼病逝,主編之位懸置。1935年,復刊才重回日程,獲時任附中主任陸振邦的支持。1936年6月,《德文月刊》正式復刊?!吨乜浴逢U明復刊緣由:“這月刊在今日是更加需要了,因為同濟的學生在增加,而中學的德文鐘點卻較前減少,所以學生要練習德語,非更靠自修不可。自修需要適當的讀物?!睆涂柗饷娴且压士偩帤W特曼的照片,《重刊宣言》重申首卷發刊宗旨:

使學生易于從事于德文的學習,并由謹密的,適當的注釋,為彼等開發讀德文的德國文學和科學書籍的門徑。近數年來,中國學習德語的為數漸多,且了解德國學術之價值的人,亦日益增加起來?!肮び破涫?,必先利其器?!保鬃?,論語第十五篇第九章)這個銳利的工具應在德文月刊中創造出來,而且希望它能使中國的青年,易于明瞭德國學術之精奧,并因此間接的輔助,促進近世中國學術之發達。(按:這段話原出自《德文月刊》的“發刊宣言”)

這段話重復了創刊號《發刊宣言》的宗旨。這足以表明月刊賡續舊刊、初心不變的愿望。耐人尋味的是,復刊號版權欄主編空缺。當年9月,馮至才開始擔任大學部德語教授兼任同濟大學附設高級中學及德語補習班主任。這表明,德文月刊社與學校教務處勠力同心,復刊工作經銖寸累積,在先生赴任前已有水到渠成之勢,故復刊號并無先生痕跡,且復刊顯然并非馮至先生促成。論及文學修養和德文水平,馮至作為享有名氣的詩人和留德博士,都能勝任月刊主編一職,且身為附中主任,擔任主編也是其職責所在??梢韵胍?,馮至應月刊社和教務處之請掛帥。故1936年11月第二期起,“FengTscheng-Dsche”之名出現在主編一欄,換言之,馮至主編了第三卷第二期至第十期,而非第三卷全部卷期。第一期發行后,月刊社為新主帥額手稱慶:“頃悉三卷二期,于該刊主任編輯馮承植博士領導下,不久即將出版?!摽魅尉庉嬹T教授以專攻德國文學哲學之資,出編德文月刊,吾人不禁為該刊前途慶也?!保ǖ挛脑驴纾骸兜挛脑驴瘮U充內容》,載《國立同濟大學旬刊》1936年第109期)

雖與前兩卷相比,第三卷的文學占比下降,但保留中德對照的形式,在編排上沿襲前兩卷設定的框架,設有論述文學文化的文章、德國和中國文學作品、情景會話和語法等欄目。復刊號既已定下基調,再易框架實屬不妥,想必延續也是較為實在的做法,故第三卷整體框架并無大變動。月刊社原計劃于1937年10月1日出第四卷,未曾料到“七七事變”爆發,抗日戰爭全面展開,同濟大學內遷,發刊一事就此擱置。

面對前文所提稿源緊張的情況,馮至從所得教學經驗和素材中輯錄德文知識并提供給由己主編的月刊也是情理之中。在《德文月刊》第二卷第五期第149—150頁和第六期第190—192頁,馮至分兩篇輯錄了《德語成語類編》(Deutsche Redensarten,nach Sachgruppen angeordnet)。作者一欄標明“馮承植輯”。德文“Redensart”可解作“諺語性成語”或“習慣用語”。漢語成語通常為四字,而德文習慣用語通常為動詞搭配介詞詞組或名詞。在第五期,馮至按“思想”“考慮、思量”“注意”“不注意、忽略”“意見”“知識”“教”和“學”輯錄了73條德文成語。在第六期,馮至按“記憶”“忘卻”“驚奇”“失望”“聰明”“愚蠢”“狡猾”輯錄了58條成語。從德語學習的視角來看,馮至先生輯錄的成語到現今仍未過時,仍可為德語學習者的輔助材料。

1939年8月,馮至辭去前后約三年的同濟大學教職,結束了中學德文教學生涯。轉入西南聯大后,馮至的文學創作和翻譯事業走上一個巔峰,《歌德年譜》《審美教育書簡》《十四行詩》紛紛問世。德國波恩大學特陶德文教授(Rolf Trauzettel)曾評價馮至為“詩人型的學者,學者型的詩人和翻譯家”(張恬主編《馮至全集》第5卷)。這道出大多數人對馮至的印象。審視馮至一生,我們發覺,他在“幽婉的名篇”(魯迅:《中國新文學大系·小說二集導言》,載劉運峰編《1917-1927中國新文學大系導言集》)之外曾產出教學用書,曾主持過《德國文學簡史》(1958)的編寫,曾參加高等學校中外文系的教材編寫工作,但教學顯然被其詩歌和研究的光芒遮蔽?!兜抡Z成語類編》雖非文學作品,系教輔類輯錄文字,但承載了教學經驗和心得,說明先生在德語基礎教學上下過不少功夫,并告知:馮至先生亦是一位師者。

(作者單位:廣東外語外貿大學西語學院德語系。本文為國家社科基金冷門“絕學”和國別史等研究專項“近代中國德文報刊文學史料發掘、整理與研究”成果)

经典老版单机麻将旧版 25选7走势图i 法甲即时比分 捕鱼大亨3现金版 天天麻将透视 31名合买彩票 可以联机玩的麻将手游 福彩3d组选六投注技巧 北京快乐8开奖号码 五分赛车计划 数字货币投资理财 广东麻将的规则 四川时时彩玩法介绍一Welcome DS视讯免费注册 足彩半全场中奖几率 快乐赛车计划网页 国内期货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