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桃李芬芳七十年 滿載收獲啟新程 作家祝賀魯迅文學院建院70周年
來源:文藝報 |   2020年11月20日08:08
關鍵詞:魯迅文學院

高洪波:我是文學講習所第七期(編輯評論班)的學員。那一年,我們先在勁松八區一所小學里住宿、讀書,后到北郊一處叫作“小關”的園林局里借住,我們的課堂不斷變化、轉移,可我們的教師依然興致勃勃。畢業時丁玲老師專門會見了我們,我用一首充滿激情的朗誦詩《編輯之歌》作了匯報,表達了大家以編輯崗位為榮的心聲。幾年過后,文學講習所正式改名為魯迅文學院,在八里莊建立了固定的校舍。隨后,文講所第八期的同學們與第七期的學友們合成一個作家班,交由北京大學與魯迅文學院聯合管理。我再次成為魯院的一名學員。30多年過去,大家還保留著深厚的同學情誼。這是因為魯院精心安排課程,邀請名師講課,教學相長,同學之間相互切磋,為學員們提供了良好的學習氛圍,形成了不同于高校的、具有魯院特色的教學模式。許多作家在這里充電后,極大地拓展了自己的知識面,甚至改變了自己的寫作方向、寫作風格。這么多年來,魯院培養了一批又一批的優秀作家,為文學事業的持續發展奠定了人才基礎?,F在,新的征程已經開啟,實現文化強國的目標需要更多的人才力量。希望魯院繼承優良傳統,同時面對新的時代語境不斷銳意創新,更好地承擔起培養文學人才、凝聚文學力量的責任。

白 描:很多學員進魯院,想得到更多的知識和信息,想學到文學創作的方法和技巧,魯院可以滿足學員的這種愿望。但這不是魯院教學的全部,更不是教學的靈魂。魯院教學的靈魂是豐富和提高學員的綜合素質,夯實作為一名作家的基本建設,即人格建設,是為何寫、為誰寫、寫什么、怎么寫的核心價值理念。魯院致力于引導學員走正經路,做正派人,寫正道作品;面對文學事業,要有大視野、大胸懷、大境界,最好還有大手筆;起碼要建立起四個基本意識:人民意識、祖國意識、使命意識、經典意識。這是魯院給予學員最主要的東西。

林那北:年少時開始仰望魯院,看到許多關于魯院的文字兩眼都會放出光來。2002年,我第一次去了魯院,參加首屆作家高研班,四個半月,從秋天延續至第二年春天將臨,把北京最美好、最寒冷和最充滿希望的時光一天天慢慢經歷過。上課、讀書、寫作,文學的聲音呼嘯而來,文學前輩或同行鱗次櫛比,世俗退遠,日子被陽光覆蓋,一下子如此純凈剔透。那時其實正站在人生岔口上,向左向右各有諸多誘惑,進了魯院門,再出來時,長吁一口氣,心已安定下來。撇下其他,只管直行吧,南墻在前也無妨,我愿自己此生能擁有被文學所祝福的豐富和美好。

第二次再去魯院時,已經是2015年,還是秋天,還是經歷了北京最重要的三個季節,樹葉依舊斑斕枯黃,雪花仍然不期而至,以及凜冽的風中開始重新夾帶著隱約的暖意,大自然步履如常,我在鏡中卻見到雙鬢已先斑。從第一次到第二次,歲月不老,老的是人心。再聽課再讀書再寫作,重新把自己放進被鈴聲整齊切割出來的日子里,仰頭望天,低頭看草,很慶幸那一份熱愛猶在。到世上一遭,有倒霉,有不公,失敗和挫折總是紛至沓來,但有文學托底,咧嘴一笑,眨眼又是一條漢子了。

感謝魯院,您有一張最純粹的文學面孔,干凈、溫暖、助人向上。生日快樂!

徐 坤:我是新世紀魯院首屆高研班的學員,從2002年至今離開魯院已經18年。離開魯院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銘記著魯院,每一刻都思念著魯院。以魯迅先生之名命名的魯院,始終高舉愛的大纛,始終樹立德的豐碑。魯院是源泉,提供一種不屈的精神動力,牢牢灌注進我的心田;魯院是信仰,讓靈魂在我的寫作中展現,永遠向著不朽的境界飛奔!祝福魯院!祝您桃李成林,千秋萬歲!祝愿魯院,祝您七十而襟抱開闊,總如鴻蒙初開,氣象萬千。

徐 劍:2004年3月,我第一次參加中國作家協會的專業培訓,加之對魯迅文學院這座殿堂高山仰止式的神往,從收到通知的那一刻,便開始期待。我記得魯院的課程設置有一種大文化格局,課程之豐富,視野之寬闊,超乎所有學員的預期,幾乎囊括了所有的人文與自然學科,有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美學、舞蹈、音樂、電影、小品、民間文藝、曲藝等。魯院助推我跨越了寫作的恐慌感。四個半月的學習,堅定了我報告文學的書寫自信,這信心來自于國家敘事的定位,使我在創作中更加關注大時代與小人物的命運。從魯院畢業之后,我的筆下不再只有事,更多的是人、人性,以及人的命運??梢哉f,走進“魯三”時,當時的我偶有迷惑,離開魯院時,則萬分篤定:我是一個作家。時至今日,仍在向著好作家的方向努力著,這便是魯院給我的影響。

石一楓:2013年,我在魯院高研班學習,當時的院領導是張健、成曾樾、李一鳴等老師,班主任是李蔚超,她的歲數比大多數同學都小?,F在想來,魯院系統性地拓寬了我們的眼界。北京的生活比較喧囂,作家又常有“躲進小樓成一統”的心態,時間長了,心態反而容易閉塞,而魯院給我們安排了豐富的講座,有外交、宗教方面的課程,有戴錦華老師講電影,甚至還有核物理的課。通過這些課程,我發現我能關心、應該關心的東西其實很多,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是書寫時代的可貴資源。事實上,后來寫的幾個中長篇小說,也是在那期間首先建立了對題材的興趣。同學之間的交流也非常有意義,像哲貴、溫青、宋小詞等,現在都已經是出色的作家。能在寫作的道路上遇到這些師友,可以說本身就是非常大的收獲。

经典老版单机麻将旧版 (^ω^)MG七海的主权_官方版 大航海时代4xp版 亿客隆登录 (*^▽^*)MG德科钻石首页 (-^O^-)MG大厨师如何爆大奖 福彩上海快3开奖结果 (★^O^★)MG持枪王者_稳赢版 (*^▽^*)MG诙谐财富免费试玩 (^ω^)MG圣诞奇迹新手攻略 河北快3 香港六合彩票 (^ω^)MG四象游戏说明 今天玩冰球突破输了2万 河北快三开奖时间表 (*^▽^*)MG对决沙龙_电子游艺 (★^O^★)MG记忆盛宴游戏规则